来自 香港牛蛙彩票娱乐 2019-01-11 13:33 的文章

所以在北燕结束了跟东齐的乱战之后北宫百里虽

  说实话,他都是气的够呛。
 
    陈金庭平日里看着还算是比较沉稳的,这次怎么做出了如此冲动的事情来?
 
    这里可是燕京城,结果他却是在楚休的眼皮子底下说这些,这不是找死是什么?
 
    以往陈金庭其实也是经常来燕京城的,毕竟这里有他这个担当镇国五军大将军的师兄做靠山。
 
    但问题是,这偌大的燕京城,却不是他一个人能说了算的。
 
    想到这里,任千里不由得放缓了语气道:“楚休,我知道你想要大悲赋,这件事情也是陈金庭他做的不对,你将人给放了,大悲赋我给你拿来。”
 
    楚休淡淡道:“一手交钱,一手交货。想要人,先把大悲赋给我再说。”
 
    任千里咬牙道:“大悲赋可是在师父他老人家的手中,你非要把师父给引出来吗?”
 
    其实这件事情任千里是不怎么想告诉方金吾的。
 
    方金吾的脾气可也不是那么讲理的,陈金庭是在他的地盘上出了事情,这件事情若是被方金吾知道的话,肯定又要说他没有照顾好他师弟了等等。
 
    楚休冷笑道:“徒弟惹了事情,不正是应该师父来领人吗?我说的不对吗?”
 
    任千里深深的看了楚休一眼道:“楚休,你是真的准备把事情给闹大吗?就不能给我一个面子?”
 
    楚休淡然道:“这件事情我占理,我怕闹大干什么?
 
    至于面子,任将军,前几日在飞凤楼上,你可也没给我面子!”
 
    “好好好!楚休,你做得很好!”
 
    任千里的面色变得阴沉无比,直接一甩衣袖,直接转身便走。
 
    楚休却是一副有恃无恐的神色,他不怕方金吾来,就怕方金吾不来。
 
    方金吾若是不来的话,他这出戏还怎么演下去?
 
    任千里这边黑着脸一出镇武堂,立刻就被一群人所看到,顿时便引起了一片哗然。
 
    燕京城就这么大,楚休抓了陈金庭的消息也根本就瞒不住。
 
    陈金庭本身只是一个小角色,但耐不住他师父来头大。
 
    所以众人也都在看着,看看楚休到底会怎么处理这件事情。
 
    最后任千里来了,谁都以为楚休肯定会卖任千里一个面子,在任千里拿出一些代价之后就将陈金庭给放了,但谁承想,任千里竟然也没能要来人。
 
    既然任千里都失败了,那接下来会是谁出面,那可就显而易见了。
 
    这几天的时间里,楚休这边也没有消停,来了好几波人,都是为了这件事情而来的。
 
    最先来的竟然是项武。
 
    进门之后,楚休没给项武上茶,而是让人给他端了一盘香蕉过来,他知道项武就好这一口。
 
    拿着一根香蕉,项武没吃,只是用一脸奇异的目光看着楚休道:“我说楚兄,你这次玩的也未免太狠了一些吧?不就是一部大悲赋嘛,你还真想跟方金吾这一脉不死不休啊。”
 
    楚休淡淡道:“不是我想跟他这一脉不死不休,而是陈金庭做太过分了一些,敢在燕京城辱骂我,还打我的人,这算是什么?”
 
    项武也是点了点头,说句实话,若是他碰上这种事情,他也是忍不了的。
 
    别看项武平常一副没什么威严的模样,甚至还有一些不着调,但实际上只有西陵军的人见到过这位将军发怒的模样,那才叫真正的恐怖呢。
 
    “侯爷,你这次专门前来,不是为了那陈金庭说情来的吧?”楚休问道。
 
    项武摆了摆手道:“我闲的蛋疼才会来为他说情呢,是我老大让我来的。”
 
    楚休眯了眯眼睛,他知道项武说的老大是谁,能够让项武称之为老大的,便只有一个,那就是北燕军方第一人,东山军大将军,真火炼神境的强者,‘狂屠’北宫百里。
 
    此人在北燕军方名声极大,但在东齐或者是西楚朝廷的人看来,此人简直恐怖的犹如魔神一般。
 
    北宫百里被人称之为是‘狂屠’,并不是‘狂徒’。
 
    有这么一个绰号是因为昔日北宫百里领兵时,嗜杀成性,他手下从来就没有俘虏,一旦战败,立刻全部斩杀。
 
    所以跟北宫百里作战的敌军,只要稍微有一点陷入弱势,那就立刻溃败逃离,因为一旦输了,等待他们的就是一个死字。
 
    此人的杀性不是一般的重,甚至重到了就连项隆都有些吃不消的程度。
 
    所以在北燕结束了跟东齐的乱战之后,北宫百里虽然也一直都在领兵,不过他却已经很少出燕京城了,除非是有大动作,否则的话,北燕朝廷是不会放出这么一个大杀器来的,只让其守卫燕京城。
 
    “北宫大将军有什么吩咐?”
 
    项武吃了一口香蕉道:“老大的性格其实是很不喜欢管闲事的,不过他现在的任务是守卫燕京城,而镇武堂也在燕京城呢。
 
    真火炼神境的恐怖你见过,所以老大只是希望你们最好别在燕京城内动手,否则的话,事情一旦闹大,他也不得不出手。”
 
    楚休点点头道:“如果是这样的话,那就请北宫将军放心,我还没自大要跟真火炼神境的强者过招的程度,当然前提是那方金吾不要咄咄逼人。”
 
    项武点了点头道:“没什么大事,老大就是让我来知会你一声,你自己有把握就好。”
 
    说完之后,项武忽然看了自己桌上的香蕉一眼:“我说,你们也不怎么爱吃这东西,我就都拿走了,别浪费了。”
 
    楚休捂着脑袋摆了摆手,示意项武随意。
 
    能够走到高位者,通常都很执着,心性坚定不移。
 
    而项武执着的地方就是吃香蕉?
 
    等到项武走后,楚休这边又迎来了另外一个人,乃是皇宫大内出来的太监。
 
    这老太监穿着一身绿袍,头发梳理的一丝不苟,脸上始终带着一丝公式化的笑容,猛的看上去好像是一个假人一般,竟然给人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。
 
    “咱家张各,在大内当差,负责管理伺候陛下的那帮兔崽子们。”
 
    楚休挑了挑眉毛道:“原来是大内的张总管,失敬失敬。”
 
    眼前这老太监别看说话恩怨,而是他非要跟我过不去。
 
    那陈金庭可是侮辱我为朝廷鹰犬,我都是朝廷鹰犬了,他又把朝廷放在什么位置?这可也是侮辱了朝廷,我可不能忍。”
 
    张各点了点头道:“既然是这样的话,那只要楚大人把握住分寸就行了,方金吾毕竟是真火炼神境的强者,这里还是燕京城,陛下也不想把事情闹大,徒增麻烦。”
 
没有立场,他一介散修,跟魔道没有仇怨,跟正道武林交好,对朝廷也没有威胁,所以谁都不想招惹,反而百般示好,就是为了想要对方站在自己这边。
 
    所以眼下楚休要跟方金吾对上,知道这件事情的人都有些不看好楚休,认为他这般做有些不智。
 
    但可惜楚休依旧是这么做了,而且也的确是那陈金庭管不住自己的嘴,所以谁都说不出什么来。
 
    项隆和北宫百里也只是让人来一趟,告诉楚休注意下分寸,别弄的太过分就成,毕竟现在楚休,可是跟朝廷站在一起的,他们不帮忙可以,但强行拆台的话,那可就有些太过分了。
 
    十多日后,燕京城门口,任千里没穿战甲,只是穿着一身金色长袍,在那里等待着。
 
    他等的是方金吾。
 
    穿着战甲,任千里便是北尉军的大将军。没传战甲,他则是方金吾的弟子。
 
    自己究竟是什么身份,这点任千里还是看的很明白的。
 
    半个时辰之后,城外走过来三人,每个人的身形都好似缩地成寸一般,速度极快,几乎是转瞬之间便已经出现了任千里的眼前。